首页 > 移民资讯
移民资讯

法国的还击:欧洲移民政策或将生变

时间:2015-11-17 17:41:29  作者:鼎尚移民   分类:移民政策

 aMQ鼎尚移民

 
当地时间11月15日,法国对“伊斯兰国”(IS)在叙利亚的某些据点发动了空袭。
11月13日,法国熬过了二战以来最黑暗的一晚。在半个小时中,巴黎共有6处地点遭遇自杀式爆炸和持枪袭击,已造成132人死亡,350人受伤。这是法国本土首次遭受自杀式炸弹袭击,也是西方在“911事件”后经历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恐怖事件制造者是“伊斯兰国”。
“此次事件最让人震惊的地方是,它是一个精心策划的、组织周密的系列的恐怖袭击,有别于以往独狼式的、偶然的恐怖袭击。”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认为,这就意味着IS很有可能已经把分支机构扎根在法国等欧洲核心国家之中;人们应该认识到,IS继续存在下去,对国际社会的危害将成倍地增长。
中国现代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此次巴黎遭遇恐袭,给欧洲敲响了警钟:叙利亚不稳定,他们首先会受到影响。受此冲击,各国有望凝聚共识,重新认识到叙利亚问题的紧迫性,法国甚至可能会牵头解决这个问题。另外,欧盟也会重新审视统一边境政策的漏洞,法国和德国相对宽松的难民政策也可能发生变化。
李绍先也强调,巴黎系列恐怖袭击事件给国际社会造成了倒逼压力,促使各主要国家下决心通过政治方案解决叙利亚危机,给彻底解决IS问题带来了曙光。
调查进展:袭击在比利时策划
巴黎检察官莫林14日在记者会上称,目前3名法国籍袭击者的身份业已查明,其中2人生前住在比利时。法国内政部长卡兹纳夫说,袭击是在比利时策划的,策划者在法国有内应。
比利时联邦检察院14日发表公报称,比利时已逮捕了7名与巴黎恐袭案有直接联系的人,其中5人在布鲁塞尔郊区小城莫伦贝克-圣约翰被抓。该城收入水平低,失业率高。
布鲁塞尔市长梅耶尔15日说,“欧洲已经没有疆界,因此这些恐怖袭击者也趁机利用这一点。我们必须采取措施,使比利时不再成为那些在欧洲发动战争的人的基地。”据安全机构披露,身份已经查明的“比利时圣战者”有494名,其中272人在叙利亚或伊拉克,75人推定死亡,134人返回比利时,13人正在路上。
在IS2014年6月攻陷伊拉克摩苏尔后,美国当年8月就宣布在伊拉克对其实施军事打击,9月又扩大到叙利亚。但打了一年多,为何IS不但没有被消灭,还威胁到了欧洲?李绍先指出,美国的打击战略本身就不是为了消灭IS,而是要将它的影响遏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由于缺乏政治决心和手段,现在IS危机已经严重外溢到叙利亚和伊拉克之外的地区。
李绍先认为,这种外溢效应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周边国家,黎巴嫩、土耳其都在不断遭受IS发动的恐怖袭击,接下来,约旦也非常危险。第二个层次是基地组织活跃的国家和地区,导致在北非、也门的基地组织分支纷纷改旗易帜宣布效忠IS。第三个层次就是法国等欧洲主要国家。
 
 
法国回击IS空袭IS目标、派遣航母
11月14日,IS宣布“认领”全部恐怖袭击,并扬言只要法国不停止对其发动军事行动,就会一直将法国作为“头号”袭击目标。法国总统奥朗德当日在电视讲话中说,此次袭击是在法国境外组织策划,由IS武装恐怖分子对法国实施的“战争行为”,法国会毫不留情地予以还击。
15日晚,法国国防部发表公报说,法国战机当天在叙利亚东部城市拉卡对极端组织IS的巢穴实施空袭,共出动12架战机投下20枚炸弹,摧毁了一个指挥所和一个训练营。法国从2014年9月开始对IS实施空袭,打击范围从伊拉克延伸到叙利亚。据法新社报道,法国目前主要使用9架驻扎在阿联酋的飓风战斗机及6架驻扎在约旦的幻影2000战斗机打击IS。
同日,法国还决定派遣“戴高乐”号航母于11月18日开赴海湾地区,预计12月中旬抵达后加强对IS势力的打击部署。“戴高乐”号是法国海军中唯一一艘航空母舰,使用核动力,能装载12架飓风战斗机和9架“超军旗”轻型舰载攻击机。奥朗德表示,派出航母将提高法国与同盟协同作战对抗IS的效率。
对于法国政府的快速回击,冯仲平认为,IS已经宣布对恐怖袭击负责,因此法国第一时间“缉拿凶手”就是很正常的了。不过,他表示,从长远来看,这恐怕不是一个国家诉诸武力所能解决的问题,还是要依靠国际性的反恐联盟,跟其他大国和中东国家合作。
美欧俄或联手打击IS
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美欧对俄罗斯的态度明显软化。
1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G20峰会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长达30分钟的非正式协商会谈。奥巴马表示欢迎所有国家参与打击IS,还肯定了俄罗斯在打击IS中的重要性。
英国首相卡梅伦将在当地时间16日与普京会面,这将是乌克兰危机发生后两人的首次见面。与会前,卡梅伦称,“我们与俄罗斯之间存在分歧,但在对话中我想告诉普京,我们之间也存在共识,即如果联合打击摧毁IS,俄罗斯和英国就会更安全。”
奥朗德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后取消了参加G20峰会的计划,恐怕近期无法与普京进行会面。但普京在向奥朗德发出慰问电中表示,愿与法国在恐怖袭击事件的调查中开展紧密协作。至于法国是否会在空袭IS的行动中与俄罗斯合作,冯仲平认为,以前双方有顾虑,但现在有可能,因为存在共同的利益,不过最终还会面临如何处理阿萨德政权的问题。
除了G20峰会,14日举行的第二次叙利亚问题维也纳外长会议也取得了让人颇感意外的进展。包括美国、俄罗斯、伊朗和联合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和组织的代表就叙利亚政治进程时间表达成共识,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应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谈判组建过渡政府,18个月内举行大选。
“此次会议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各方不再围绕巴萨尔去留的问题争吵不休。在现在这个时刻,暂时搁置这个问题,有利于推进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进程,从而彻底消灭IS的存在。”李绍先强调,现在缺的不是军事打击力量,而是国际社会的共识,没有政治解决方案,消灭IS是不可想象的。
 
 
欧洲移民政策将生变?
巴黎恐怖袭击事件极有可能改变整个欧洲的移民政策。
奥朗德14日宣布,法国本土和科西嘉岛从即刻起进入紧急状态,并关闭了法国所有边境口岸。波兰随后宣布,将不会再实施欧盟推进的难民分配计划。据此前通过的难民计划,欧盟将把在希腊和意大利登记的16万难民安置在28个欧盟成员国中。
“在此之前,中东欧国家对欧盟的难民计划就不是很支持,巴黎恐袭事件后肯定会再次反弹,它们担心恐怖分子会随着难民涌入欧洲。而对于德国和法国两个主张接收难民的国家来说,继续之前的难民政策也可能面临更大的国内挑战,特别是来自反对党的。”冯仲平说。
面对外界的揣测,15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G20峰会期间表示,欧盟的难民政策不会因为巴黎发生的连环袭击案有所改变,并促请世界各国领导人不要把难民当成恐怖主义者对待。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表示,那些逃离战火的难民不应承担巴黎恐怖袭击的责任。
不过,恐怕欧盟各成员国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将出现分歧。15日,卢森堡内政安全大臣施奈德以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的名义宣布,将于11月20日在布鲁塞尔召开内政理事会紧急会议。据悉,这一决定是卢森堡与法国政府共同做出的,会议将讨论欧洲加强安保措施和保障已采取措施得到执行的问题。
“这实际上反映出欧盟政策的一个不足:在内部取消边界之后,安全措施、反恐措施和难民政策都没有跟上来,导致恐怖分子可以来去自如。”冯仲平说。